JG.K

 

希望这世上我最喜欢的小旻可以每天开心

前一阵子做的一个梦


在梦里我做了个梦,梦见我被送到了台北,没有名字没有钱。因此被怀疑是非法滞留,被押往警局的路上,一个高架上碰到了堵车,我从警车上逃下来,跑啊跑啊跑啊就到了一个全是四五层高烂尾楼、杂草丛生的地方。这时候我醒了,发现外边天还没亮,就又睡了一会,这次没有做梦。

大概过了一个小时,我被人叫醒了,是一个约莫二十三岁上下的姐姐,她说她要去超市然后就出门了。我坐起来发现,自己正身处一个贫民窟一样的地方。杂草丛生,和我刚刚梦里的地方几乎无二致。我本能地意识到我要逃出这里,便顺着这里唯一一条大道跑跑走走。最后这条道到了一个隧道便是尽头了,我走进隧道,想看看另一头有什么。突然一个老爷爷问我:“你是要去祭祀什么人的尸体吗?往那边走就都是坟场了。”我往隧道另一头望去,是一望无际的荒漠。说是坟场,不如说是尸体堆积地。
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,总之我回到了那个姐姐工作的超市。超市很小,卖的大多是品相很差的蔬菜,价格也便宜得出奇,但也有些天价的进口菜和肉。
我在这里一直待到了晚上,有个西装革履的洋人走进来,向店里最老的人问天价菜卖的情况。我问那个姐姐什么时候吃晚饭,她说现在是盛夏,没有饭,只有酒。话落便有几个年轻人走进超市,从箱子里拿出几瓶酒,着一桌坐好,招呼我和那个姐姐过去。他们边喝酒边聊了很久,突然决定开始玩转盘游戏,转到谁谁就要说一个自己的秘密。
第一个转到的就是我,我问他们知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台北的,他们说不知道,我说我做了个来台北的梦,醒来之后就已经在这里了。那个店里最老的人突然站起来,说让我星期五的时候去海边找一只有珍珠的贝,把珍珠和贝的上壳磨成粉,在星期一的时候兑着就喝下去就可以离开这里了。
我照做了,星期一晚上我正在犹豫要不要喝下去的时候,突然来了另一个我认识的女生,我问她是怎么来到这里的,她说是和我一样的方式。我藏起了那瓶“解药”,说我听说这附近有个机场,说不定可以回去。我和她来到机场外的铁丝网,这里也是满地长杂草,我们看见一架生锈的飞机刚刚起飞,还没飞稳,就炸成了一片带火光的云。
任何人都无法离开。
醒了。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JG.K | Powered by LOFTER